您现在位置:网站首页 >> 创业学院 >> 那些年创业大佬们如何从0做到1?

那些年创业大佬们如何从0做到1?

   所有的伟大皆源于一个平凡的开始:
  18年前,马云在杭州一间狭窄的出租屋靠着一台笨重的台式电脑创建阿里巴巴;
  19年前,马化腾在深圳简陋的办公室内租着昂贵的服务器开发QICQ开启了腾讯时代;
  33年前,柳传志带领着10人在北京租来的传达室中开启了“传奇”(legend)……
  没有资金,没有设备,没有基础设施……当年他们是怎么一步步从“蛮荒时代”走出来的?
  如今,在万物皆新的互联网浪潮中,新一代创业者在这个“最好的时代”中乘着双创大潮也想证明自己的价值,一大批中小型公司开始在一个又一个风口中披荆斩棘,时代不同了,但创业初心犹在。
  这些创业黑马抓住了什么机会与便利,顺利从0到1平稳过渡,从成千上万的创业者大潮中脱颖而出?
  他们的故事,或许是答案。
  01
  2014年2月15日,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北大学生戴威在这里支教当数学老师,刚过完春节,大学同学薛鼎从家里跑来看他。在戴威狭小的宿舍里,两人凑在一起写写画画。
  “那时候我们想做一些和骑行有关的事,但名字一直定不下来。”戴威回忆说,“后来想,还是从象形的角度来设计,ofo就是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这样全世界一看,就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样事情,我们就把ofo这个名字注册了。”
  这是ofo小黄车成长中第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但此后整整1年零7个月,戴威和他的同伴们“非常迷茫”,不断地“试错”,彼时他们手上既没有足够的资金,也没有过硬的技术或设备。
  他们做过山地车网络出租,两个月只有一笔订单;做过高端自行车的金融分期,一共卖出5辆车;做过二手自行车交易平台……直到2016年,ofo才将方向转向校园共享单车并将业务拓展到广州,投入3000多辆车,每天2万多单,戴威才有了信心去拓展城市市场。
  “大学开学的时候日订单从几万单一下子涨到40万单,学校数量从30个涨到200个,整个服务器的压力非常大”。整个后台的架构全部重写一遍,在40万单的峰值时终于扛住了。那段日子戴威经常陪技术通宵奋战,困了就去睡,醒了继续干活。
  几轮融资过后,资金一进账ofo首先在软硬件设施上确保了正常的设备运营,随后团队规模迅速扩张,发展速度令人目眩:2016年10月,ofo只有6万多辆单车,8个月后,这个数字扩大了100倍。
  如今,ofo小黄车正在改变人们“最后三公里”的出行习惯。ofo已经在全球连接了超过1000万辆共享单车,走进了新加坡、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为全球用户提供了超10亿人次出行服务,带动着中国传统自行车制造业转型升级并输出海外。
  而在10年前,初创饿了么的张旭豪比戴威更“凄凉”,彼时他有“五缺”:缺钱、缺人、缺经验、缺办公地点、缺办公基础设施。
  创业启动金10万块还是张旭豪东拼西凑加上联合创始人康嘉扣下的自己的学费陆续攒来的,办公地点就在一个小宿舍里,连一台功能最新的办公电脑都买不起。在最缺钱的时候,他们拉过发廊和4S店的广告。
  他们“能省则省”:靠发传单拉拢客户,然后在宿舍接听订餐电话。接到订单以后,他们先到餐馆取快餐,最后团队8个人骑电动车跑业务,也没钱和竞争对手打价格补贴战,一路走得步履维艰。
  后来,他们参加各种创业大赛获得不少奖金,开始在办公设备和技术上投入大量资金:他们买了功能与配置最齐全且先进的办公电脑,花了近半年时间开发出一套网络餐饮管理系统。依靠这套系统,餐馆可以在用餐高峰期更高效地管理订单与店铺信息,提高了工作效率。
  这套订餐系统成为饿了么“扭转乾坤”的命运之作。自此,饿了么快速成为了中国餐饮业数字化领跑者,为用户提供便捷服务极致体验,为餐厅提供一体化运营解决方案,推进了整个餐饮行业的数字化发展进程。
  02
  中国每年有100多万年轻人走上创业之路,当有这么多人开启自己的创业人生时,这群人就成为了一个需要格外关注、鼓励与扶持的群体,这些初创型公司也需要更多的大公司来帮助。
  而我国的互联网大公司也在一直反哺初创企业,它们也曾起于微末,懂得一路走来的艰辛,因此成为行业巨头后更懂得感恩并扶持中小型企业。
  成立至今已有19年的腾讯如今已生长为一个庞大的帝国,但没人会想到腾讯在创业之初也曾困窘到差点把QQ给贱卖了。
  腾讯最初的办公室是马化腾一位朋友的舞蹈室,一群技术大牛到处给人做项目挣钱,马化腾扮成小姑娘在社群里陪聊;收益不大还被ICQ公司给告了,赔钱赔名字,主打产品QICQ不得不改名QQ;借钱还股权被嫌弃,到处找投资碰壁,兜里没钱,没日没夜为昂贵的服务器租金发愁……
  获得第一笔投资后,马化腾第一时间就买了服务器放在办公桌上,心里美滋滋:终于挺过来了。
  创业之苦再没有谁比腾讯更能体会了,因此腾讯决心反哺初创企业——2015年上线的腾讯众创空间核心就是服务创业者,提供孵化、加速和投融资等服务。
  1999年 ,正逢大学生创业兴起,刘庆峰带着一批同门校友创立了科大讯飞的前身“安徽硅谷天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没有经费的他们挤在租来的闷热民居里,夜以继日地研发语音产品,顿顿吃盒饭,饿了就啃黄瓜。
  即便是这样节省经费,这个初创团队在巨大的研发投入面前,年底账上也只剩几万块,想配置台新电脑都捉襟见肘。在获得起死回生的第一笔3000万投资后,公司改名为科大讯飞,此后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都处于亏损状态。借钱发工资、市场打不开、几次转换战略方向、险些做房地产、业绩急哭投资人……
  几次险象环生,科大讯飞得以成长为与BAT同一量级的人工智能公司。18年后,这个从国内AI蛮荒时代走出来的公司举办了全球首届1024开发者节,并将用10.24亿元基金扶持开发者,培育1024个AI项目,助力新的开发团队们能在一个良性的生态圈中大放异彩。
  时间再往前翻,1984年,柳传志带着10名科研人员在北京一处租来的传达室内成立了联想。当时,其logo为legend,意为传奇。今天,传奇实现:联想由11个人20万元资金的小公司成长为中国最大的计算机公司。
  但这个过程,却步步艰辛。
  通过汉字系统做代理向国外企业取经积累资金,到决心做自己的品牌电脑,他们冒着企业灭亡的风险绕道香港做了生产小作坊,直到主机板在拉斯维加斯的电脑展览会上被有关部门注意到,这才顺利拿到生产批文。
  而后94年前后,在进口批文取消后的大批国外电脑冲击下,中国的领头羊老大哥长城一年就被冲垮,而联想几番鏖战,成功突围。2005年冒险并购IBM PC,亦是险之又险……
  柳传志说,作为一家科技企业,从小到大的过程有多艰辛,需要什么帮助,他们再清楚不过。联想百应平台,应运而生,提供“硬件+软件+服务”的一站式的专业IT解决方案。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本站顾问 | 法律声明 | 免责声明 | 媒体支持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广告合作 | 付款发货 | 联系我们 | 信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