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网站首页 >> 创业学院 >> “夹缝男孩”:创业服务残疾人

“夹缝男孩”:创业服务残疾人

    1991年10月出生的郑海洋,是北川羌族自治县漩坪乡人。2008年“5·12”特大地震发生时,他就读于北川中学高一(二)班。地震发生后,郑海洋身处废墟夹缝中超过22小时,但一直保持乐观,新闻媒体报道时称其“夹缝男孩”。获救后,震前身高1.83米、热爱打篮球的郑海洋双腿高位截肢。郑海洋参加了2011年的高考,并被天津海运职业技术学院录取。

  在2012年8月,受伦敦奥组委邀请,郑海洋参加了第二届奥林匹克科学大会,并受到英国安妮公主接见。如今,经历过两次创业失败的郑海洋,创建了一个APP叫“假先生”。“假肢的‘假’。”郑海洋告诉记者,自己和团队正在做一款专注于残疾人康复的APP,希望帮助残疾人更好地找到康复医院、理疗师,以及提供好护具的商家,同时通过联系线下活动帮助他们做心理咨询,丰富业余生活。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早上9时,27岁的郑海洋在睡梦中被记者的电话叫醒。前一天,他刚刚配合媒体录了一天的视频,颇为疲惫。郑海洋头发有些凌乱地给记者开了门,稍微洗漱之后,就开始讲述自己的回忆。

  “记得那年的课桌,堆满了试卷……现在的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怀念那时的生活。”

  地震

  “那一瞬间,大家都懵了”

  27岁的郑海洋,对十年前那个午后印象异常深刻,甚至每一个细节他都还记得。“那天下午似乎特别闷热,自己都有些热迷糊了。”郑海洋回忆说,当时17岁的他183cm,是班上最高的那一个,因此,他的座位也被安排到了最后一排。在他的身旁,是同样坐在最后一排的廖波和夏家至。

  他继续说,下午第一堂课是政治课,当自己迷迷糊糊即将进入梦乡的那一刻,突然整个教室摇晃了一下。起初,他以为是廖波的“恶作剧”,甚至还毫不客气地骂了他一句。但是,当他看向身旁时,发现廖波正有些发愣地看着前面的老师。顺着廖波的目光看去,郑海洋看到了同样有些发愣的老师和一班的同学。“当时谁也没经历过地震,所以,我当时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心中的这个疑问,仅仅在几秒钟之后就得到了答案。教室又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地震了,快跑!”这时,发愣的同学和老师才回过神来,拼命地向教室外跑去。“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地震了。”

  “当时后门是关着的,我们后面坐着的同学,第一反应都是向后门跑。”郑海洋说,然而,慌乱的同学几乎忘了教室的门是向里开而不是向外开的,大家都挤在了门口,最前面的同学没有开门的空间。

  之后,郑海洋回忆说,他就被拥挤的人群绊倒了,同时也看到天花板裂开了,“哗啦啦”地落了下来,重重地压在了自己身上。

  被困

  “在废墟下的22小时”

  今年清明节后的第一天,郑海洋和那个年级幸存的同学一起,前往老北川的遇难者纪念碑前祭奠。他坐在轮椅上,静静地回忆着自己在废墟下的时光。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在了天花板下,特别是下半身的两腿被压得很紧,他艰难地用右手把自己的左手拉了出来,然后将自己上半身的碎石刨开,随后,他和仍有意识的同学们大声呼救,引起了前来搜救的同学的注意,将一块儿碎石搬开的那一刻,他终于见到了在废墟外的同学。“我就离洞口有一两米的距离,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甚至能够清楚地和他们对话。”郑海洋说。

  但是,由于当时余震不断,以及压在身上的天花板太重,救援的同学和老师很难将天花板移开把他救出来。有人将他在废墟中的情景拍下,他也就成为了“夹缝男孩”。

  “一开始是觉得自己能够坚持的。”郑海洋说,由于可以看到一批又一批的同学和老师来到洞口,所以觉得自己获救的希望很大。然而,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心里开始有些绝望。

  22个小时过去了,天花板被吊起,郑海洋最终被救出。已经非常虚弱的他,看到了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双腿。“当时没想那么多,保命是第一位的。”

  大学

  陌生阿姨每周接送上下学

  “可能和很多在地震中‘受了伤的孩子’一样,我们会刻意地很少提过去的时光。”郑海洋说。

  被救后,郑海洋双腿高位截肢,大多数时,他只能靠轮椅代步。“生活状态、生活方式都改变了。”郑海洋说,当他在医院时,坐在轮椅上,心里非常难受,因为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他回忆说,在被救出两三天后,他父亲得知儿子还活着的消息之后,高兴地来到了医院。但是,父亲进入到病房之后,却没有认出来已经“变了样”的儿子。“当时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最后还是我叫住了父亲。”他说。

  经过几个月的康复训练之后,郑海洋慢慢适应了轮椅。在2009年他回到了北川中学继续读高一。“但是我当时脑袋里很混乱,以前的事情,现在的事情,揪成一团。”郑海洋说,当时自己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甚至高三一年,他都没有在学校继续读书,而是直接参加了2011年的高考。最终,郑海洋被天津海运职业技术学院录取,学习电子商务专业。

  “我去天津,是因为地震后有个天津的阿姨一直帮助我。”郑海洋说,上大学后天津阿姨仍然把他当自家孩子那样关心,他所在学校当时是半军事化管理,但每周五放假时,那位阿姨总会等在学校的门口接他到家中,到了周日要返校时,又将他送回学校。

  在这样的接接送送中,郑海洋一下就度过了三年。在2012年8月,受伦敦奥组委邀请,他参加了第二届奥林匹克科学大会,并受到英国安妮公主接见。

  创业

  大学开始做电商导购网站

  “本来我计划考专升本,然后再出国读书。”郑海洋告诉记者,到国外参加奥林匹克科学大会的经历,让他渴望出去看一看。但随后,他又改变了之前的计划,因为“不太喜欢学校的教学楼,甚至有些抗拒”。

  他解释说,在上大学期间,他每次上课都要在不同的教室之间奔波不停,而且大多数时候还不在同一个楼层。在他不穿假肢的时候,他只能由同学背着上下楼。大学三年时间,他用坏的假肢都有一两副了。

  2014年毕业后,郑海洋回到了成都,与其他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继续着自己大学时就开始了的创业。“大概是在大三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朋友脑袋一热,就开始了第一次创业。”他介绍说,当时的创业的确只靠一腔热血,经验、资金、资源几乎什么都没有。“我们做的是电商导购网站,有点类似于蘑菇街、美丽说,但最终我们还是失败了。或许是经验不足等原因导致的吧。”

  失败后,大家各自散去,郑海洋回到了绵阳开始上班。“做互联网营销策划之类的工作。”但是,还没有多久,他发现自己心里还是不甘心失败,便重新搭伙继续创业。“第二次创业的项目名字和第一次是一样的,叫《草莓秀》,如今发展得还不错。”郑海洋说。

  奋斗

  一直都想为残疾人服务

  《草莓秀》的成功,对于郑海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告诉记者,正是由于第二次创业的成功,他才能既赚到了钱,又获得了资源和经验。去年7月份,郑海洋完全退出了《草莓秀》,随后和其他四个联合创始人一起,组建了一个十人的团队,计划打造一款专门为残疾人康复服务的APP,取名为《假先生》,“假肢的假”。

  “我现在做的,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这是一个专注于服务残疾人康复的平台,可以提供在线的初步诊断,并有专人去为用户匹配相应的几个康复医院,之后残疾人可以自己选择康复医院,这个康复医院再提供一个3~6月的康复方案。”提起自己的创业,讲话一直有些重复的郑海洋,语速逐渐流畅起来。

  他告诉记者,他的目标其实是很明确的,可能之前在自己进行康复时,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他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提高自己、丰富自己。“在此之前做《草莓秀》,也是当时感觉自己还需要获取更多的经验和能力。”

  郑海洋继续说,他们除了提供康复方案,还会提供一些比市场价格便宜很多的辅具器材,而且也会与心理康复机构合作,进行一些培训,或举办一些相亲活动,让残友能真正地融入社会。

  如今,这款《假先生》APP已经有了5万多的会员,20多家康复医院加入,办了100多场线下活动,基本上可以做到收支平衡。“可是我的目标并不只是收支平衡。之前由于资金不足,所以宣传等事宜一直没有铺开,现在已经有不少的投资机构与我们接触,可能两个月之后会有明显提升。”郑海洋说。

  追忆

  “在梦里和同学相聚”

  如今,靠着自己的努力,郑海洋在新北川县城的一个比较好的小区买了房,“4000多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小区很漂亮。”他笑着说,家中的装修都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设计,在门口台阶的位置,他还专门铺了方便轮椅进出的斜坡。

  他说,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成都的创业公司里工作,只有在比较特殊的日子,才会回到北川,怀念和祭奠那些地震中失去的同学。

  “刘林清,他也喜欢打篮球,我们还在一起打过比赛。”郑海洋回忆说,他家之前并不是在北川县城,而在北川下面的一个乡。每当刘林清的爸爸到郑海洋家乡办事的时候,刘林清就会跟着他爸一起来,然后两个人一起出去打篮球。

  “那时候的我们聊得挺多的,而且经常在一起玩。直到现在,我常常做梦也会梦到他。”郑海洋颇有些感伤地说,在他梦到刘林清的时候,他的潜意识里知道地震已经发生了,而且刘林清已经遇难了。

  “在梦里,我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啊?他就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等玩得不想玩了,就回来了。他还告诉我,其实他们在地震时都跑出来了,只是跑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等在那里待够了,自然就回来了。”

  然后,在郑海洋梦醒了之后,总会有一些情绪低落,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

  醒来,他又忙于创业融资。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本站顾问 | 法律声明 | 免责声明 | 媒体支持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广告合作 | 付款发货 | 联系我们 | 信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