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网站首页 >> 地摊文化 >> 济南洪家楼夜市管理基本靠自觉 近千摊位养活2000人

济南洪家楼夜市管理基本靠自觉 近千摊位养活2000人

一边是养活着2000人的就业机会,一边是夜产垃圾两三吨的环卫压力,20多年来,洪家楼夜市一直徘徊在是与非的两面。这里既有全国夜市监管困局的缩影,也有其独有的矛盾爆发:摊贩为赚钱延时摆摊,环卫工人提早上岗不堪重负,数月内连发两起环卫工被打事件。

困局何解?12月8日,《济南时报》刊发《洪家楼夜市暗生态》调查,市民观点分成两派:有人认为应直接取缔,更多人则希望进一步规范。追溯洪家楼夜市20多年历史,相关部门除调整过几次摆摊区域外,管理多是靠摊贩自觉,此前城管部门也曾答复过整顿,但12月8日,济南时报记者追访市、区两级城管部门和辖区街道办事处,得到的答复均是近期没有整治计划,“人手不够”是主因。

取缔与整治之争

近千摊位仅一家自扫垃圾,旺季一晚垃圾装满67个大桶

在花园路金泰大厦楼前摆衣服摊的王玉成(化名),已是洪家楼夜市十几年的老摊贩了。据他说,洪家楼夜市最早可追溯到20多年前,当时正值国企下岗潮。“谁来得早,谁就先占位置,以后天天来,那个位置就是他的了。”

一直以来,洪家楼夜市基本处于摊贩自觉的“无为而治”状态,城管和街道均不向摊贩收费。来自洪家楼街道办事处城管科和其他摊贩的说法均证实了这一点。目前,城管部门针对洪楼夜市排的两个值班表(一个到晚上10点,另一个从晚上10点到第二天凌晨3点),主要是防止摊贩在规定区域外占道经营。诱发两次环卫工被打的垃圾清扫问题,一直处于“脱管”状态。

据洪家楼环卫所诸多环卫工的说法,该路段垃圾桶数量配备到位,但即便只隔几米远,也罕有摊贩将垃圾倒入桶内,大部分摊贩不会自扫摊位。此前也有报道称,在夏日火爆期,洪家楼夜市的垃圾一晚上就能装满67个大垃圾桶,达3吨之多,需要10名保洁员清扫3个多小时。即便在冬日淡季,记者探访发现,仅花园路与洪家楼西路交叉口的垃圾也可装满10个大桶。

12月6日6点,最后一家花园路与洪家楼西路交叉口的摊位收摊,只有一个火锅摊的摊主清扫了附近垃圾,这在整个夜市800至1000个摊位中堪称“异类”。

12月8日,本报《洪家楼夜市暗生态》报道刊发后,不少市民通过济南时报微信公众号和爱济南新闻客户端留言评论,观点集中在直接取缔和规范整顿两个方向,所占比例几乎一半一半。建议取缔的市民多次提到了脏乱、油污、影响治安、交通等理由;建议规范整顿的观点则指向消费和就业便利以及夜市文化,“花园路是继泉城路后的第二金街,为什么不能规划出第二个类似芙蓉街?夜市,需要政府管理、指导,就不会有脏乱差,也能为老百姓提供方便。”有市民表示,夜市体现了一座城市的文化,如果取缔了,总会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

“来这里辛苦出摊的,都是为多挣几个钱。”上述火锅摊摊主表示,能理解环卫工的不易。但提到统一收摊时间到环卫工上岗之前,他却不同意,别说取缔夜市了。

摊贩中济南本地人不超三成

一个摊位租金高达2000多元/米,夜市养活了2000人

王玉成和上述火锅摊摊主是夜市上为数不多的济南本地摊贩。他们所处的花园路与洪家楼西路交叉口,是整个夜市最繁华、摊位竞争最激烈、人员流动最为稠密的地段。能挤进这个核心区域,说明他们的资历之深。

6日6点,王玉成和妻子把摊位上的衣服装上两辆电动三轮车,他远眺了一眼一夜过后的狼藉,摇了摇头。他说,洪家楼夜市形成之初,以济南本地摊贩为主,大都是下岗职工。如今,济南本地摊贩占比已不超三成。取而代之的是来自菏泽、德州、泰安、济宁等地的外地摊贩,其中东北人最多,尤以小吃摊为甚。今年8月,打伤环卫工顾明海的正是一对来自东北的摊贩夫妇,自那以后,这对摊贩再也没出现。

探访中记者发现,济南本地人的摊位大都集中于女性服饰、女性内衣、CD光盘、宠物猫狗等项目。而夜市中挣钱最多的小吃摊摊主,几乎没有本地人,一些开着“鲁A”号牌车辆的摊主,要么是来自济南周边县区,要么外地来济打工买了车。

洪家楼夜市的夜晚寸土寸金,王玉成所在的花园路与洪家楼西路路口俨然是“黄金道口”,租金已经高达2000多元/米。这些租金背后,是洪家楼夜市野蛮生长的历史见证。据称,洪家楼夜市最大最硬的规矩是“守住自己的地盘”。早年间,摊贩之间因争抢摊位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几乎天天有。相对稳定之后,转手摊位,改为购买或租赁。洪家楼街道办事处城管科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现在好多了,几年前打架的特别多,但是争议的地方一般不是最核心的位置,反而是稍微偏些的位置,因为核心位置摊主占据的时间更长更稳定,争议也就少。”

经过20多年,从形成、混乱到相对稳定,如今的洪家楼夜市已发展到有800至1000个摊位,养活了近2000人的日常生计。此前接受采访时,洪家楼街道办事处城管科徐峰也表示,这个夜市一旦要取缔,后续可能带来不少问题,但维持现状也让他们疲惫不堪。

监管破题之问

取缔后复苏、自治被叫停,除派人盯守还能干啥?

多年来,洪家楼夜市也曾经历过多次调整,王玉成记忆比较深的有两次——一次是三四年前,花园路机动车道上不再允许摆摊,另一次是大约一年前的路口整治。在执法人员看来,能管理到现在的局面,已是竭尽全力。

记者注意到,早在2008年,就有洪家楼夜市整治的消息见诸报端。当年国庆节前,该处夜市曾被取缔,但假期内当即“复苏”,附近的大学生都去“练摊”。2012年,每天从下午5点开始,40多名执法人员在花园路路边盯守,直到晚上11点才撤离,保证该时段之前不再有摆摊现象。有执法人员记得,2014年创卫期间,洪家楼夜市也曾暂停了半个多月。

徐峰也表示,那几年规范的成效是,摊贩基本能遵守晚上10点以后出摊的不成文规矩。“现在每天晚上巡查的10个人,主要是防止路口被堵死,以免发生紧急情况车辆进不去。”据多名执法人员证实,近两年,再没有针对洪家楼夜市的大型集中整治行动。

一份济南市公安局对市民投诉的回复显示,民警也已对洪家楼夜市的噪音、治安环境及烧烤扰民问题处理了多次,但始终治标不治本。不止如此,夜市引发的摊位纠纷、打架斗殴、盗窃、扰民举报以及投诉事项也相当多,“民警夜间接处警、巡逻、守候、调查案件等等,也疲惫不堪,而且派出所也联合办事处、执法局等部门加强了治理。”

去年7月,一王姓市民曾在一月之内连写了10多封信投诉洪家楼夜市,城管方面表示,历城执法局四中队对花园路夜市的整治方案正在进一步研究中,下一步将会对花园路夜市进行进一步整治。随后,在电视问政期间,也有部门回应称,“历城区交警、城管和相关办事处组成联合执法人员进行盯守,时间从晚上10点推迟到凌晨3点。希望政府出台相应文件和办法,制定相应标准,兼顾经营发展和老百姓需求,争取达成一致。”但截至今日,多方信源证实,以上整治并未付诸实施。

“和执法四中队合署办公后,再加上协管员,总共不到60个人。就算全部出动,2000多个商贩会听从管理吗?”12月8日记者采访期间,“人手不够”这一监管困局被反复提及。历城区城管执法局工作人员也表示,洪家楼夜市能整治到今天的面貌,已是倾尽全力,目前尚未听说有新的整治措施出台。

采访中,有摊贩表示,2012年3月份,历城区城管执法局曾经引入夜市自我管理工作模式,设置自治管理区域,并从经营业户中选出代表成立摊贩自治协会,当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一年后,夜市自治被叫停,“能否恢复自治?”当时,摊贩代表成立摊贩自治协会,相互监督,自我约束,一旦自治管理区域内有人不按规定经营,其他人将监督并制止。但在12月8日的采访中,城管部门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按照统一规定,不鼓励夜市,“后来夜市自治这个模式就被全盘否定了,不能以这种方式承认夜市的存在。”

时下,洪家楼夜市可谓陷入了两难——如果要彻底取缔,需要由政府部门牵头,城管、公安、工商等多部门联合行动,不是一个部门或一个街道能办的。如果维持现状,则意味着诸多问题要被动应对,而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被打者。

济南夜市管理的探索之路

几乎与洪家楼夜市前后脚形成的,还有师范路夜市和济大夜市等。连日来,济南时报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以上两处夜市已探索出一套各自的管理之道,占道经营、环卫、治安、交通等夜市痼疾得到明显缓解。

师范路夜市:

经营定点、定时定人、定规矩

师范路夜市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自发形成,目前已有300多业户。像其他夜市一样,它在满足居民生活需求同时,也曾存在过占道经营、环卫压力大、交通拥堵等问题。

今年3月,针对市民反映强烈的以上问题,天桥区在工人新村北村街道办事处召开由北村办事处、南村办事处、城管执法、环卫、交警、食药监、派出所等单位参加的调度会,对师范路夜市整治规范提出明确举措——集中整治夜市,并采取夜市经营定点、定时、定人、定规矩“四定”措施。天桥区在师范路通过划线划出经营区域,夜市经营不能影响居民出行,同时,在夜市附近寻找合适地方,将业户适当分流,予以规范管理。另外,街道举行夜市业户会议,和业户签订经营承诺书,并建立诚信档案,规范管理。

12月10日晚,靠近济泺路的一家麻辣烫摊贩准备了一个浅绿色垃圾袋,产生的餐饮垃圾都自己收进垃圾袋内。女摊主表示,每晚她都将垃圾袋扔进垃圾桶,从摆摊之初,就一直这样做。

负责师范路西段夜市垃圾清扫的环卫工吴女士也表示,今年上半年夜市规范后,垃圾数量有所下降,“起码出摊时间固定在下午六点以后,量就比以前少了。”

在接受济南时报采访时,天桥区北村街道相关负责人坦言,夜市规范之时,并未对摊贩处理垃圾做硬性规定,没想到规范之后,环卫压力也有所缓解。

济大夜市:

成立自治管理委员会不清垃圾就扣分

早在2014年,借鉴杭州吴山夜市、临沂无烟烧烤大排档等地方的先进经验,市中区七贤街道办事处即结合自身实际,建立了独有的夜市管理长效机制——“三让三留三到”。“三让”,即为附近企事业单位出行让出单位门口,为方便居民出行、乘车让出路口和公交站牌。“三留”,即留足人行道,改造后的夜市人行道宽度是以前的两倍;划定业户活动区,两到三个货架留出1.5米的过道供业户出行;留出机动车道,消除夜市交通安全隐患。“三到”,即绘制夜市综合整治规划平面图,使摊位定位到点、摊位长度及预留过道精确到米、不同摊位按照经营性质分类到区。

据了解,位于济微路上的济南大学西门夜市也有摊位350个,“新摊位每个长3米,街道两边摆放好后,中间留有2米宽的道路。而商户所需的各类货品摆放架、餐车等物品全部由街道办事处统一购置,夜市开启后也会由市场办公室统一管理,商户每月只需缴纳260元的费用。”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七贤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科长刘义波表示。


今年12月11日晚6点,在济大夜市探访时,记者看到摊贩们多数货架也是同等规格,这都是两年前统一规划的。据称,街道办事处对业户进行过逐一摸底登记,并斥资400多万元,计划将济大夜市打造成“剑指全国一流”的夜市。2014年整治之时,济大夜市还成立了自治管理委员会,并设计了日常管理检查评分表,每周由管理人员对商户打分检查。在卫生安全一栏内,要求业户“保证营业区域卫生整洁,垃圾落地不及时清理的,每发现一处(次)扣3分”。同时,要求水果类需配备垃圾桶,及时处理废弃果皮。对于前十名和后十名的业户,将在每月设备租赁费上分别给予上下20%的奖励或惩罚。

9日,七贤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济大夜市的监管已走上正轨,近期已不需严格的检查评分。

关于我们 | 招聘英才 | 本站顾问 | 法律声明 | 免责声明 | 媒体支持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广告合作 | 付款发货 | 联系我们 | 信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