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_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_皇冠足球比分_足球比分直播_足球比分网

两年近20支球队相继退出,资本“寒潮”侵袭中甲中乙

2020-02-15 14:36:05 来源:足球比分网www.77bf.com

在个人微博上宣布正式退出2020年中乙联赛以及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一天之后,保定英利易通(保定容大)足球俱乐部投资人孟永强再度发微博,表示撤回退出的决定。

▲保定容大投资人孟永强微博截图

目前足协方面还未对此做出回应,如果保定容大最终被取消了2020赛季中乙联赛的参赛资格,意味着截至懒熊体育发稿时,已经有10家俱乐部退出了新赛季中国足球的职业联赛。

2月4日,中国足协公示了中国职业足球各级别联赛《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有九支球队未能按时上交工资、奖金确认表,分别是中甲球队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中乙球队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和吉林百嘉。

▲2019赛季退出职业联赛的球队

其实,为了给各欠薪俱乐部机会,中国足协将提交确认表的日期一拖再拖。原先规定的截止日为1月15日,之后足协又推迟到1月31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最后期限又改到了2月3日下午17点。即便如此,仍然有九家俱乐部未能补足欠薪,更有甚者——如辽足,还被球员举报签字造假。

半个月的缓冲时间,对于那些长期欠薪的俱乐部而言杯水车薪。严重的投入产出不平衡,让低级别球队长期处于欠薪、举债的境地之中。

在此前的通告中,保定容大方面表示在金元足球的冲击下,目前俱乐部的运营和融资已经无法承担俱乐部的生存。五年来,保定容大共投资5亿左右,到退出联赛时,欠薪金额达到了900万。虽然按时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但孟永强在微博上也表示,连自己的签名都是代签的,球员和教练能够签字,凭借的是对足球的热爱和坚持。不过热爱终究败给了现实,在寻求转让失败后,保定也没能继续撑下去。

这位“大炮”投资人多次在微博上发声,讨论低级别俱乐部的生存困境。“金元足球横行,小俱乐部运营能力差。投入和产出严重失衡,大多数投资人靠情怀和幻想政府支持在坚持,可现实很残酷,就总会有坚持不住的时候。”作为长期给俱乐部输血的投资人,孟永强的总结很能说明问题。

根据《新民晚报》报道,一支中甲球队投入5000万,从联赛拿到的分红仅有40万。上赛季川足冲超,三年累计投入达2亿,宁夏山屿海三年的累计投入也破亿。与投资人持续投入相比,俱乐部的收入却少的可怜。一些球队上座只有几千人,一个赛季的门票收入只有几万元。通过转播观看中甲比赛的人数不到中超联赛的1/10,中乙联赛更是没有全面的比赛转播,这都给俱乐部寻找赞助商带来了困难。

中国足协执委汪大昭曾这样形容低级别联赛的生存境况:“很多有钱老板进来玩一下,一两年就撤了。”王健林也曾说过:“投资俱乐部能给你带来影响力,但不会让你赚钱,每年都要烧钱。”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如今中乙俱乐部年运营成本大约在3000万以上,想要冲甲的俱乐部普遍的投入达到了5000万元。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2018赛季,中乙俱乐部平均收入近900万元,而球员薪资的支出达到了800万元,平均每家俱乐部亏损达到2000万元。中甲俱乐部的平均亏损也在2000万元左右。

▲2018赛季退出职业联赛的球队

早在2018赛季,低级别职业联赛就进入了“寒冬”。赛季中期,合肥桂冠、沈阳东进因欠薪而解散;延边富德、海南博盈、云南飞虎、深圳新桥也在赛季结束后解散;大连超越、深圳人人、上海申樊未能提交2018赛季工资确认表,也被取消了参赛资格。

两年时间接近20支球队退出职业联赛。投资人和俱乐部之间究竟出现了哪些问题?从上文两张图表中可以看出,两个赛季以来退出职业联赛的球队,几乎全部与投资人资金出现问题,球队欠薪有关。

懒熊体育选取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和四川隆发三支球队为例,试图探寻中国职业足球低级别球队目前的生存困境。他们是2019年退出职业足坛中关注度最高的球队。上海申鑫曾在2013赛季位列中超第七位,排名力压上港、申花两支上海滩强队。川足在2018创造过不败赛季冲甲的辉煌,马明宇、黎兵等名宿一度让人们看到了川足崛起的希望。两年前还在转会市场上重金砸下实力外援阿洛伊西奥、穆里奇的广东华南虎随着投资人的难以为继急速下坠。

2019年,申鑫在球场上屡屡遭受惨败,华南虎和川足则是在不断地寻找新的投资。一些人怀着一腔热血投身到职业足球中,没过多久又被现实击垮。

我们也可以从三家俱乐部的经历中,看到一定的代表性。

上海申鑫

上海申鑫是一家多股东俱乐部,拥有者分别是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金贸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市闸北体育场。根据天眼查数据,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占俱乐部股份70%,是俱乐部的实际控制方。目前在天眼查经营状态一栏,俱乐部已经注销,上海申鑫俱乐部的官网目前也已经无法进入。

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申鑫俱乐部已经累计欠薪长达8个月之久,俱乐部背负7000万元的债务。

2019赛季中期,上海申鑫就曝出了欠薪的丑闻,期间人心涣散的申鑫经历了一波9连败。在中甲26轮申鑫客场挑战新疆的比赛前,只有10名球员参加了训练。为了缓解危机,中国足协提前发放了足协杯黑马奖70万元奖金,上海足协也为申鑫垫付了40万元,补发球员一个月的工资。

▲原上海申鑫主帅朱炯,2019年12月出任青岛中能主帅

上海申鑫俱乐部的问题源自于母公司衡源集团的财政问题。2020年1月10日,衡源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老板徐国良的公开信,称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勾结深圳宝能集团,侵吞上海衡源资产200多亿元。

2018年上海衡源因项目开发不顺利陷入了资金链紧张的状态,作为衡源实际的控制人,徐国良的个人股份也被全部冻结。

资金紧张、变卖球员,甚至连体育场空调费都支付不起,上海申鑫在一地鸡毛中以联赛垫底收场。赛季中期俱乐部也在寻求转让,找到下家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但直到赛季结束仍然无人接手,这支曾经在中超积分力压申花、上港的技术流球队,最终退出了中国职业足球的舞台。

广东华南虎

广东华南虎母公司是位于深圳的上市公司铁汉生态集团。2015年铁汉生态收购梅州客家足球俱乐部,2016年更名为梅州铁汉足球俱乐部。2019年1月,为响应中国足协“俱乐部更换中性名称”的要求,球队正式更名为广东华南虎足球俱乐部。

由于铁汉生态是上市公司,因此铁汉生态集团董事长刘水一直是以个人名义出资给俱乐部输血。

2019年,铁汉生态集团业绩出现了下滑,这让投资人刘水也很难拿出更多的钱投资球队。整个2019年铁汉生态的股价都很低迷,年底一度在3元左右徘徊。2019年前三季度,铁汉生态营收同比减少28.08%,净利润同比减少94.31%。

母公司经营状况惨淡,加上2018赛季冲甲成功后高达3亿元的投入,广东华南虎出现了欠薪的状况。刘水甚至提出“以房代薪”的方式解决欠薪问题。2019年夏季转会窗,广东华南虎将外援阿洛伊西奥高价卖给广州恒大,这才暂时缓解了欠薪的压力。

此后据《足球报》报道,广东华南虎开始寻求转让,并且接触了多家投资方,其中包括来自佛山的南海能兴集团。南海能兴由企业家钟乃雄控股,目前拥有CBA球队广州龙狮队。广州龙狮篮球俱乐部于2017年在北京金融街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中心正式挂牌上市,成为“CBA第一股”。

当时懒熊体育从南海能兴内部了解到,确实与华南虎有过接触,但对于这笔收购并不感兴趣。

▲广东华南虎转让公告

2020年1月3日,广东华南虎正式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在转让公告中,华南虎俱乐部股权100%归属于梅州市集一建设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正是由刘水实际控股。俱乐部挂牌股价为1.8亿元。

至此,这家从2003年成立的俱乐部走向了解散。

四川隆发

与上述两家俱乐部有所不同。2019年,四川隆发是在不停寻找投资人中度过的,一年时间,这家俱乐部几经转手,但还是没能逃离解散的结局。

从四川隆发,到安纳普尔那,到四川FC再到最后的四川尖庄,球队名更迭的背后,是俱乐部走马灯一般地更换投资人。几经折腾,带来的结果是俱乐部股权结构的混乱。

从2014年正式参加职业联赛开始,川足和欠薪二字就再没脱离。四川省三台县商人黄学军因为自己的足球情怀投资了四川隆发俱乐部,并承诺每年千万的投入。但2014年4月,球队就传出了欠薪的传闻。新华网报道称当时黄学军生意受挫,资金链断裂。

▲马明宇(左)、黎兵(右)

2016年,商人何亚平买下隆发俱乐部,球队更名安纳普尔那。此后何亚平三年投入2亿,安纳普尔那在2018赛季创造了不败冲甲的成绩。但三年内不计成本的投入,让刚要开始中甲征程的川足再一次陷入资金困难,老板何亚平也停止了注资。

整个2019赛季,川足靠着四川足协的托管、垫资,以及五粮液集团5000万元的救火赞助才勉强坚持下来。赛季中期,川足球员渠成在微博上发出了球队食堂的照片,四菜一汤,分量只够几个人吃。

2020年2月4日,未能及时转让的四川隆发,正式解散。

在一个完全依赖投资人输血的联赛中,一旦投资人生意遇到问题,球队的生存就将出现危机。俱乐部自身无法造血,成了制约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发展的最大障碍。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

足球问答

返回头部网站导航网站公告联系我们底部关闭